四川雷竞技真假雷竞技是正规平台吗雷竞技有限公司

深度 平行进口车正面交锋:放开的政策 收紧的货源

来源:autoeeo    发布时间:2019-10-22 19:00:58

(经济观察报记者 刘晓林)针对平行进口车的“合法合规性”,中国上层意志和跨国车企的博弈一步步走向公开化。


“在欧洲市场,奔驰、宝马、保时捷、路虎这些豪车品牌需要人头来提车,严格限制车源,操作极为困难,手续更加繁琐;在北美市场,连福特也严控经销商拿车出口的渠道,当地也有下发文件,明令禁止当地车源外流出口到中国市场。其中,2016款路虎,北美市场已经全部提高排量,更改车架号,在北美市场基本上处于被封锁状态。”对于外界认为终于迎来春天的平行进口车市场现状,郑州万国汽车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浮学军一肚子苦水。似乎政策层面一系列强力推进平行进口车“转正”的高调举措,却换来了跨国车企更过激的“防卫”。


但在外界看来,中国市场雷竞技者借放开平行进口车打压直营进口车(也即跨国车企通过其控制的授权经销商销售的高价进口车)在华暴利的决心是坚定的。随着3月初又一项进口车政策——《关于促进汽车平行进口试点的若干意见》由商务部等八部委共同印发,已有消息传来:商务部要单独约谈跨国车企,并以取消进口许可证、调整消费税征收界线等方式,回击宝马、路虎等车企调高美规车排量(这样平行进口到中国后将征收更高的税率)的做法。这也使得平行进口车商有政府撑腰的利好感再度袭来。


不过,截止记者发稿时,涉事企业尚未就是否被约见给出明确答复。


而另一方面,不仅是浮学军,包括庞大汽贸集团董事长庞庆华在内的平行进口车商普遍处于焦虑与期待中。他们明显感受到,与厂家耍的这些“小手段”相比,货源瓶颈才是矛盾激化的爆点。感知到“蛋糕”被分食危险的跨国车企开始公开收紧供货渠道,这使得目前仍以零星采购为主的“小商贸模式”进一步受到钳制。平行进口车商担忧,如果在这场博弈中政府无法获胜,平行进口车规模化的时代将难以到来。“想做国家平行进口,国外厂家不给货,经销商从美国等地采购,车辆又不是中国规格,而且货源和价格都不稳定。”在曾经任庞大集团总经理、现任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副会长的李金勇看来,平行进口车长期面临的两难困境,并没有随着一系列利好政策的推出而得到解决,反而加剧了。


进口车这块蛋糕该怎么分?无论对跨国汽车厂商,还是中国的市场雷竞技层而言,都是一个难以妥协的选择。


摆上桌面的交锋


听说商务部强硬表态要约谈车企时,庞庆华兴奋难抑。虽然庞大是国内汽车经销行业的领军企业,且刚涉足平行进口车一年多,但庞庆华已经憋了一肚子牢骚,“你说2.979升和3.004L差多少?你看见过眼药水吗?就那一滴!连中国商检有时候都检不出来。”


2015年,宝马将部分美规车型的排量提升至3004ml,而同款中规车型(通过厂家进口到中国的车型都是专门针对中国市场定制的,称为中规车,平行进口车为美规车、欧规车等)的排量为2979ml。根据我国消费税的征收标准,发动机排量在3.0L以上,需缴纳更高的消费税,宝马因将排量提高了25ml,综合关税直接提高了28.8%。例如一款到岸缴关税后价格60万元的该类别车型,将比3.0L以下车型至少多缴消费税7.8万元。


对于一直从事车辆授权销售的庞庆华来说,这种气是从没受过的。而这也正是平行进口车行业的尴尬之处。


平行进口车是指除国内总经销商以外,由非厂家授权的独立贸易商直接从原产地或海外市场购买,并进口到中国销售的汽车。平行进口而来的美规、欧规车以较低的价格瓜分了正规渠道进口车的一部分市场,也因此召来跨国车企的“围追堵截”。


不过,业界对于政策制定层与跨国车企的矛盾会进一步激化至硬碰硬的预期并不高,“作为商务部的一种例行做法,约谈企业在汽车领域是有先例的,”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进口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王存表示,此前针对某些进口车品牌不一视同仁对中国缺陷车进行召回时,商务部曾经采取过约谈以及停止发放进口车许可证的方式进行警告。


但是,“消费税的政策是定好了的,不可能针对某一个品牌进行调税。”另一方面,“宝马也不可能不调整(将调高的排量调回去),你不调政府就约谈你,延迟发放许可证。”


对于商务部约谈的消息,宝马方面表示不予回应,捷豹路虎方面则表示,商务部近期确实与捷豹路虎全球首席执行官施韦德有过会面,但这次会面是对上次施韦德访华会谈的回访,并非专门的约谈。


但看似平静的商贸关系下,双方的博弈已经进行过数轮。


从2014年11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进口的若干意见》,这份文件是商务部在国务院的部署下起草的。明确提出“调整汽车品牌销售有关规定,加紧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率先开展汽车平行进口试点工作。”这被认为是正式将平行进口车背后的利益之争摆到了桌面上。


也正是这个时候,宝马开始着手提高在美国市场销售的车型的排量,而美国是平行进口车商购买宝马汽车的主要货源地。


此后,关于平行进口车的推动政策鱼贯而出。从2015年8月《关于停止实施汽车总经销和汽车品牌授权经销商备案工作的公告》,到2015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进口的若干意见》,再到2016年3月《关于促进汽车平行进口试点的若干意见》。在持续发酵的汽车反垄断风暴的背景下,这些相继颁布的政策紧密关联,环环相扣。从售后到销售,一步步放开,推动平行进口车最终从“灰”变“白”。


这看上去更像是一场有预谋的对抗,有消息称,通过鼓励“平行进口商品”等措施抑制外资总经销商的价格垄断是商务部“深埋”了八年的心结。


“这些政策颁布除了打破进口车行业垄断的需求,更多的是整个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实体经济重心转移的需要。”在行业人士王博看来,正因为上升到了国家经济战略的高度,作为政策主导方的商务部也因此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


一起起政策的颁布像一道道通牒,公开向跨国车企宣告:进口车的暴利时代要结束了。


但跨国豪华车企显然不甘于和其他人分食进口车这块肥肉。“今年‘被提高’排量事件又一次上演,美国路虎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美国政府上报更新了路虎VIN编排计划,美规路虎的揽胜及揽运汽油发动机则因“不明因素”,排量将从2995cc提高到3012cc,车辆识别号的第七码将由“V”变更为“P”用以识别排量的区分。”浮学军称,这让和万国汽车一样刚从事平行进口车一年多的进口商成本明显增加。而庞庆华也透露,路虎、奔驰都已经开始效仿宝马修改海外市场车型的排量了。


“洗白”后的红火转型


两个话语权拥有者的较量,并未影响平行进口车放开后迅速向红海转变的节奏。在平行进口车放开的信号刚释放出来的2015年上半年,上海、天津、广东就相继开展了平行进口车业务,虽然订单寥寥,但市场火热。


“对平行进口车价格影响最大的是汇率,排量不是主要因素,而且消费税提得再高,也赶不上4S店的加价高,所以目前价格还是有优势的。”66进口车维保服务平台负责人战俊楠表示。


在战俊楠看来,眼下国家政策支持平行进口车,并且发放了更多的购车许可证,因此,很多之前卖中规车的,也挤进来做平行进口了。“北上广一限牌,中规车也不好卖了。北京亚市里很多经销商都跑到天津港做平行进口车了,我的很多朋友也都叫我去做实体,但我没去。”


据了解,在2014年政策放开前,处于灰色地带的平行进口车贸易商只有20多家,2014年之后增加到了57家,而今年一季度的新数据是64家。此前国家对平行进口车的数量限制是一年不能超过5万台,但2015年一共进口了11.7万辆。


自贸区的建立和全国多个进口车贸易港口的开通也催生了大批平行进口车商的新加入者。万国汽车、宏达汽车等都是在郑欧班列常态化运行与郑州整车进口口岸获批的背景下,成立的跨境汽车电商平台企业及进口车贸易商。


战俊楠则代表了电商平台在平行进口车领域的突起。今年刚上线的66进口车维保服务平台已经实现了月维保车辆500台,销售车辆每月不低于10辆。万国汽车则实现了实体+电商的组合。和战俊楠的平台一样,大多数平行进口车电商平台都实现了和一两百家售后修理厂的合作,同时与保险公司的三包挂钩,能够实现与正规进口车4S店一样的车辆质保服务。“未来随着有3C认证简化、保税政策落地等利好,肯定会有更多的经销商转型做平行进口车的。”郑州宏达集团董事长助理黄涛称。


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平行进口车数量为4856辆,1-2月累计平行进口1.56万辆,同比增长分别为6.5%和29.5%;1-2月份平行进口车在进口车总量中的比重继续攀升至11.9%。


不过,虽然市场看上去红火,但新进入者并没能如预期那样轻易地赚到大钱。“原来没那么多人做,资源和市场相对垄断。现在出现了新进入的大经销商,在全国都有销售点,电商也进来了,对于之前赚钱很容易的中小经销商而言,钱自然没那么好赚了。”王存表示,“虽然政策放开了,但利润在不断下降,现在很多经销商都在考虑转型做售后。可是,模式和政策都还不完善。经销商还是只能维持小规模的低利润运作。现在很多经销商都在考虑转型做售后。”2012年至2014年,战俊楠做了两年的平行进口车实体店,但最后黄了,“资金链压力太大了”,他说,这也促使他最后决定选择轻资金模式的电商。


车源依旧扼喉


与市场的不景气相比,更重要的是,来自跨国车企总部的货源钳制越来越明显,“虽然相关部门也在酝酿多项政策,助力破除平行进口汽车的增长瓶颈,但就目前为止我们企业尚未见到实际成效,在车源方面仍然举步维艰。”浮学军表示。


就目前而言,平行进口车的货源主要有两种形式,即跨境直购和港口购车,港口批发的车辆也是拥有稳定供货商的大的进口车贸易商跨境直购而来的。对于近两年才进入的中小经销商而言,大部分都是通过港口批发。而万国这样规模稍大的整车进口渠道则以跨境直购+港口购车为主。


“供货商要自己去找,而且确实不容易,”王存表示,这也是平行进口车“个体操作模式”的特点决定的,货源的稳定性都建立在其与海外经销商常年的合作伙伴关系上。这也是庞大虽然资金雄厚,仍然在货源上遇到阻力的原因。


“中国的经销商还没有稳定的渠道从海外厂商拿到中规车辆。所以,真正实现平行进口的话,需要国家作出规定,比如某品牌在中国销售进口车达到10万辆以上,就应该以同样的价格,出售一定比例的如1/3规模的车辆给非授权的独立经销商。同时售后服务都由其授权经销商保证。”李金勇说,“目前只是放开了许可证,将原来的灰色地带扶正了,还无法起来平抑垄断行为的作用。”


“如果一直靠去国外4S店一个一个采买,规模肯定上不来。”王存称,“现在是小贸易商在玩,将来会有更多大的经销商进入,因此货源的问题政府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大企业不可能去雇一帮买手,这就不是他做的事,这是个体户做的事。”


而大部分新进入的平行进口车商目前仍采取的是零星购买的模式,以各种方式规避厂家越来越严格的货源控制措施。黄涛表示,通过新开通的中欧专列(郑州——德国汉堡),宏达的海外供货商分布全球各地,包括欧洲、美洲、墨西哥、加拿大、中东。但是其规模仍然与中规车经销商无法相比,“中规车的批量生产,而且专门针对中国大陆设计生产的,一个流水线能够下来成千上百辆,平行进口车的货源还是大问题。”


而庞庆华的烦恼也仍在继续,“最可恨的是,竟然有国内的单位把我们卖的车辆的信息,包括底盘信息、发动机信息出售给跨国车企总部,车企总部就顺藤摸瓜,找到我的上游供货商,惩罚我的供货商,而且每三个月一次。这个查出来,一定要严打!”(完)